许月悬

哇这id换个字画风都变了。

迷之好笑

“晚安许墨兰,吧唧!”
“晚安【——】,”我迟疑了一下,心里可能翻起来一点嫌恶,“……吧唧。”

“我觉得我在亲手摧毁我自己的愿望。”
“那真的是你的愿望吗?”
“当然不是!”“但我确实在摧毁它,并为此感到难过。”
“并为这份难过,感到快感。”

她脸上的泪还在,泪痕却一下子就干了。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像是所有情感都切断了一样平静得很。
我伸手抱住她。
我们都是这样的。把“情”寄托在一个不成真的虚像上,乞求这劣质的实物,剩余的光环和滤镜靠自己脑补加上。
我闭上眼睛。
我们甚至还没有等来一个足够满足虚像的人,满足到能让我们飞蛾扑火。现在这样兜兜转转地一时清醒一时梦,只是浪费人生罢了。

世界很大,形形色色的人很多。
是我选择了痛苦,这是我接近梦想的方式,各人有各人的活法。
但我还可以再多看看,多等等。
人生是又长又怪的,谁都在路上。虽然我浸润在这玻璃瓶里,但我应该也可以看看外面。

她一如既往地只是想证明她是对的。我应该看清,并且沉默。

“什么傻逼玩意儿……”许墨兰硬撑着读完系统生成的同人小说,一脸哭笑不得。
我嘿嘿一笑,把手机从她眼前抽回去。
“你真打算就填我和你了?男主我女主许墨兰,你打算就这么填?说起来有的地方读起来不太通顺啊,也许你真的该有个名字……”
“自己玩儿玩儿而已,没必要。”我撇撇嘴,“当然就这么填咯,别的名字我不敢写。我也不想再把你的名字作为‘我’去和别人搭凑。”
“嚯,真体贴。”许墨兰盯着地板,“嗯,不是体贴,是懦弱。”
“干嘛要我来说?”她抬起头。

“许墨兰。”
我叫她。
她分明听到了,却依然垂着头。她似乎为再次出现这件事而叹息,但木已成舟。
我于是又喊了她一次。
她疲惫地转过头。
“你认为究竟该是有我比较好还是没我比较好?”
“最好是你从未出生过。”我回答,“但你一旦诞生,就是有你才好了。”

“你出国吗?”
“……还没打算呢。”
“哎,我可舍不得哦!”
……
“……关你屁事。”

我生而为人可一点儿也不抱歉,我甚至觉得我满足了周围一众人的好奇心、虚荣心,我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把心底的扭曲压起来,压成现在这个更扭曲的样子
我知道他们爱我,可我感到没有人爱我。
可我感到没有人爱我。
我是有些怨的,我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?我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?